首 页 企业管理者介绍 单位概况 消息动态 税务公开 政策法规 精神文明建设 地质文化 测量经济 管理工作 希冀 库
法律是一种理性对话
通告时间:2012-07-19 11:03:24       通告单位:柴综院
  宪章、宪章,万事之法,可法为何物,却无人尽知。今日我想谈谈关于法是什么的题材,其实这个题目已把万千法律学子谈论了不知多少回,但我还是想说说自己之视角和眼光。
    开业之前,我想给大家讲个关于孔子弟子---子贡问政的本事,一角,子贡问孔子,说老师要想一个国家安定,党政有序,国民生存美满,要求具备这些条件?孔子略思一时,就只说了三句话:足兵、足食、老百姓信之矣。意思是什么呢?就是首家要有强大的兵力做保障,从要有足够的食粮,说到底就是老百姓对国家有信仰。子贡不下,有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孔子曰:扮演兵。就是说不要兵力了。子贡又不下,再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孔子突出认真的告诉他,曰:扮演食。孔子曰:自古皆有死,老百姓无信不立。就是说从古至今谁能不死,已故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一番国家没有信仰以后的崩溃和涣散,其实政治并不一定让大家都过上一种物质文明上的繁荣生活,其它仅仅是一番指标,实际来自于内心的某种安定和对于一种政府的肯定,该署是来自于信仰的。孔子觉得:迷信的能力足以把一个国家凝聚起来。夜已深,下这个故事我也在寂静思考,到底法是什么?有人说,法是一种生活,如古老的维也纳格言说:“那里有社会,那里就有法”;也有人说,法是法律专业的拼凑体。该署说法似乎对,又似乎不完善。我以为,法并不仅仅是一番法律专业的拼凑体,而应是一般群众对本身价值实现的归依。如朱苏力老师在读《法律与宗教》这本书后有感而发“没有信仰的法规将退化成为僵死的机械”,“而没有法律的归依……名将蜕变成为狂信”,该署教训都是简单而深切。一度国家实现法治,不仅仅是要求完整的法规专业体系、美好的总统队伍、了不起的法规环境这么简单,而更多的是群众对法律的归依。顶我们的权益被不当之权限践踏的时节,群众首先想到的过错简单粗暴的以牙还牙或依靠行政权力去解决问题,而是想到还有法的生活,依靠法的制裁性去落实自己的补益,这就是迷信法律。因而说完整的法规专业、美好的总统队伍等原则都只是贯彻法治的先决条件,而不是贯彻法治的充分条件。一度国家政局文明、法律健全都要求人民更多的关心和信教并建构。在此地,我想说的是,群众诉诸于法律是最低的组织关系解决形式,我并不支持很多社会关系的消灭诉诸于法律,我以为人们更多的是用道德,用内心的一种自省和道德的灵魂去处事,而不是出于受法律的压迫性而被动的去表现,那这样看来,法律也是不道德了。
    迷信法律是由内而发的,是由于公众对法律的敬畏和强调。因为他们都清楚,注重了法律其实是在注重自己。而在今日物质文明极其发达之社会里,人口与人口中间的组织关系极其复杂,矛盾也就自然而然的不可避免,而要想化解这些矛盾,必须借助法律,用群众认可的主干标准去规范他们,约束其一言一行。迷信是由于一种观点,但她并不是空虚乏味的,也不是能用言辞所发表的,其它是一种观点,更是一种思维,是自家价值实现的结缘。一度口沉思之改观,会导致一个口思考方式的浮动,而思维方式的浮动会导致一个口行为方式的浮动,导致一个口行为方式的改观是最好的上学。因而我们的社会需求改变,这似乎是思考领域的释读,迷信也很容易会把认为是思考层面的,认为在实际层面是很难把握的。其实我们都错了,有位哲人说过:一度只有理想主义的法规而没有现实主义做基础的话,那他是希望主义的法规而不是理想主义的法规,而一个只有现实主义的法规而没有理想主义做指导的话,那他则是务实主义的法规而不是形式主义的法规。因而,我以为信仰不仅仅是精神世界的一种观点,其它更是有目共睹存在的,更多的时节我们把信仰想的太高,太好,以至于我们脱离了实行,搞的很虚无缥缈,把她永远定格在了意见领域,与实施相距甚远,但其实我们还是错了,更多的时节信仰是一种生活。如立法机关良好立法,总统机关严格执法,司法机关公正司法都是迷信被建构的单方面,还要求普法教育,即每一个群众都有受法教育的权益。迷信并不只是停留在图书上,而是一种全民的社会实践活动,是一种全民的身心投入,是对本身利益之一种追求。咱更应有知道,迷信法律并不是说一个法律专业文件被冠之于法律,就要求人民去遵守,扮演信仰,其实非然。或一个法律被严格实行,同样并非信仰。概括信仰就是公众遵循或诉诸法律必定是出于法律可能给人们带来各种便利和利益,包括思想和情感上的补益(公平)。如果一个法律仅仅给人们带来的是艰难,甚至是损害,或是给大多数口带来的孤苦和损害,这就是说,只要没有实际的强制在场,以此法律即使被人们公认为是法律,却也很难为人们自觉遵守,更不可能进入他们的心灵和身体,成为他们的归依。在这个含义上,法律必定是具有功利性的,尽管这并不意味着法律或某个法律在全体的时光给任何人都带来益处,也不意味功利就是或者应当是法律的专门性质。 故而,咱得出的总结之一就是,能够为人们所信仰的法规必须是能够给人们或至少是多数口带来好处之。因而信仰法律可以说不仅仅是一番信奉问题,而是一个演进的悟性选择结果。理性和信教在这一过程中拥有了等同性。至于一个口究竟是否成为一个法律的善男信女,这不是天然的,也不是那种不变的“中华民族精神”或“风文化”的结果。故而,决不能仅仅靠教育、靠灌输“法律必须信仰”,“对法律应多些尊重、多些崇拜”,而使人们信仰法律;而必须以切实的法规运作使其它感受到“还是信仰法律好”,感受到法律值得重视和赞佩,否则倒真可能变成一个法律虚无主义者,如前所说,法律若真成了某个政治集团的执政社会的工具,这样的话,法律也是不道德的。利益总是与个人深深联系,如果我们信仰法律能像我们过街道时看红灯停、绿灯走之那样自觉性,那信仰也就对你打开了手臂。迷信并不是不可捉摸的,其它也是有目共睹的被实践着,如法学家对立法机关的挑剔立法,总统机关对法律的严峻实行,无不在一点一滴的让人们信仰法律。其